军事新闻

“建筑隐士”卒姆托:首次走入城市的大型博物馆项目争

瑞士建筑师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 ,生于1943年)是2009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当时评委会称赞“他的作品能够远离一时的流行与喧嚣”。他以建筑材料的质感闻名,其项目注重感官体验,多建于欧洲乡野,卒姆托也因此被称为建筑师中的“隐士”。然而,当他“走入城市”,却遇到了争议??由他设计的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新馆从七年前方案公布以来一直饱受批评。

近日,博物馆选择在疫情隔离期间对旧楼进行拆除,再度引发民众不满。澎湃新闻获悉,刚刚获得今年普利策新闻奖的洛杉矶记者克里斯托弗?奈特此前对于博物馆设计的诸多评论文章再次引起关注。在诸多的反对声中,针对卒姆托对艺术品与博物馆的“错误认知”、设计与该建筑所处场地的公共空间特征之间的“错位”以及博物馆方对于民声的无视成为了争议焦点。

彼得?卒姆托

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简称LACMA)由威廉?佩雷拉(William Pereira)设计,1965年完工并对外开放,这一设计以水面为核心,主体建筑环绕水面布置。水池的喷泉在一定程度上屏蔽了马路交通的嘈杂声,并将博物馆与马路的活动区分开来。当时有评论家称之为“粼粼水池上闪闪发光的白色岛屿。”然而,因为池内的高度易燃气体,这个设计一度引起非议。直到1974年时,博物馆相关部门将水池填成实地面,在上面设立一座雕塑公园。1986年,哈代?霍尔兹曼?普菲弗建筑事物所(Hardy Holzman Pfeiffer Associates)又对博物馆进行了扩建。

1965年的LACMA

LACMA为洛杉矶注入了文化活力,其他艺术机构紧随其后,在威尔希尔大道落脚,其中包括体现洛杉矶城市身份的彼得森汽车博物馆(Petersen Automotive Museum)以及藏有末次冰期(Last glacial period)动物骨骸与化石的拉布雷亚沥青坑博物馆(La Brea Tar Pits)等等,风格各异的博物馆让这里变成了“博物馆大道”。

由于“年久失修”,2001年,LACMA宣布举办博物馆建筑修建竞赛,要求完善馆内气候控制系统,并对破漏的屋顶进行修补。修建计划几经挫折,最终因资金不足而告终。不过,这一过程似乎催生了彻底的重建。2013年,博物馆董事会通过了建筑师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的设计方案,根据该方案,为了提升博物馆的动线与功能,并与周围环境更好地相连,四座老化的建筑将被拆除。新馆建筑的沙色体量形态蜿蜒,主要展览层跨越威尔希尔大道上方,项目包括新的室外景观广场、公共规划、教育空间、雕塑花园、博物馆大楼、博物馆西区和现有的汉考克公园,及其周围的原生和耐旱植被。主画廊将从地面抬高约20 到30英尺,下面有8个展馆,其中包含了艺术展示空间、零售、餐馆和剧院以及公共设施。相较于堡垒般的传统博物馆,新建筑在设计上强调水平与透明,让整个建筑从不同角度看上去更加开放与亲和。

卒姆托设计的新馆渲染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