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名流

江西在危机中寻找机会

  前言:一年前,随着美国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的破产,在打破了金融机构不倒神话的同时,也揭开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序幕。如今,尽管世界经济危机触底复苏迹象初现,但这场历史罕见的国际金融危机还在蔓延。在金融危机中,中国金融业并未受到巨大冲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政府对金融业实施了严格的监管,注意强化风险控制。尽管如此,金融危机下的中国沿海产业还是受到了较大冲击:工厂倒闭,农民工返乡,楼价跳水······那么纵观地处中国中部的江西,在危机一年后,是否因地理位置而幸免于难?在危机中是否有新的发展机遇?针对这些问题,本报日前采访了三位专家,共同就这些问题进行了一次探讨。

  记者:去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中国沿海地区的经济也遭受了不小的挫折,作为中部省份的江西,在这次危机中有没有受到影响?

  蔡雪芳: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无论是对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封闭经济体,还是开放经济体,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高新技术行业,都无一幸免的产生了重大冲击。作为内陆省份的江西也不能偏安一隅,独善其身。受金融风暴直接或者间接影响,我省也出现了财税收入增速放缓,引进外资减少,产品销售受阻,企业订单减少、效益下滑等问题。

  顾世祥:还是要发展公有制经济,激发全社会的创业活力。目前民间投资在市场准入方面存在障碍,民间投资领域受限。相关数据显示,按照目前市场准入格局,在全社会80多个行业中,允许国有资本进入的有72种,允许外资进入的有62种,而允许民营资本进入的只有41种。民营经济在高回报率的垄断行业、社会事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等领域存在“玻璃门”、“弹簧门”等市场准入障碍,而传统竞争性行业又已产能过剩,民间资本缺乏有效投资领域。现在就是要深化垄断行业改革,逐步消除行政性壁垒,通过监管体制及监管方式的改革、资本多元化的改造、可竞争性环节的分离,加快重点垄断行业的开放。

  还是要积极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新能源、环保产业、生物医药、电子信息等新兴产业,以多种形式参与公共服务、社会事业、公用设施等领域建设。我省要以明年开展创业服务年活动为契机,澳门马报免费资料大全,进一步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加强服务引导,鼓励和促进民间投资。

  高凌云:是的,危机往往与机遇并存,危机的形成和扩展通常是外围国家和地区的发展良机。比如在这次危机中,许多西方国家的金融业遭受到重创,通过融资进行进口的难度加大,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我国产品外部需求的减弱,这对中国来说恰好是调整经济结构、提高出口产品竞争力的一次良机。而产品竞争力的提高一靠技术创新,二靠廉价劳动成本,江西作为承东启西的中部大省,是唯一与中国最具经济活力的长三角、珠三角、闽中南三大经济圈毗邻的省份,同时具有优越的综合自然条件和资源禀赋优势,以省会南昌市为龙头的经济架构,完全具备建立创新型社会的各项条件。所以这次金融危机对于江西这样一个地处中部省份来说,其实充满了机会。比如可以因时因势承接东部沿海省份较高劳动成本出口加工业的转移,同时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从国内国外两个市场吸引要素转移为我所用,为低碳经济和新能源产业将来在江西省的发展创造坚实的物质和人力基础。

  蔡雪芳:从目前江西经济的现状来看,一个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总量不足。在目前消费需求不足和外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更需要依靠投资来拉动增长。这几年,我省一直在抓大项目,在大规模增加固定资产投资,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在三年内缩小同发达地区的差距,我省只有固定资产投资长期保持稳定快速增长,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的比重超过人口占全国的比重时,才能遏制和缩小同发达地区经济的差距。当前的问题是,随着基本公共政策逐步拉平,国家为保增长,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已经投入了数万亿规模的情况下,再想指望国家大量的投入是不可能的。虽然十七届四中全会表明,要继续实施积极地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保持宏观经济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但外界普遍认为,这并非是说国家经济政策一成不变,可能会根据情况实施动态微调,为减少通胀预期和银行体系风险,估计未来信贷政策将有总量、结构双调整。

  蔡雪芳:下一步我国经济政策的重点之一是启动民间投资,以稳定就业和消费,同时减轻政府投资压力。由发改委牵头制定的鼓励民间投资20条已上报国务院,有望年内出台。今年以来,在数千亿中央投资带动下,加之国家一系列大力度经济刺激政策措施的综合作用,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高速增长,我国经济下滑势头得到有效遏止并呈现出稳步回升的走势。如今,更多的人把目光聚焦在经济回升的可持续性上,这其中一个大大的问号就是,民间投资能否及时跟进?因为只有民间投资重新活跃起来,才能使经济回升由目前的政策主导状态顺利过渡到以经济内生性增长为主的可持续增长状态。

  顾世祥:这些年来,我省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取得了很好的成效。但与发达地区相比仍然存在不少问题:一是企业数量少,大约只有沿海发达地区的十分之一。二是企业规模偏小,缺少一批国际化、集约化、现代化的大型企业集团。三是产业的集中度低,缺乏一批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产业群。四是企业市场竞争力较弱,不少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不强,缺乏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五是企业层次总体不高,高耗能、低效益的初级产品较多,能赚大钱的高端产品缺乏,高新技术产业在全省经济中所占比重较小。回顾历史,每次大的经济危机都会重创世界经济,但往往又催生出新一轮发展机遇。危机会激发科技的新突破,而科技进步又会推动产业革命,创造新的支柱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当前这场危机表明,要实现经济社会持续发展,不能只在虚拟经济和资本运作中寻找答案。通过新的技术变革,培育新的主导产业,是引领经济走出危机、实现新一轮增长的根本途径。目前我省正在实施的科技创新工程,就是大力提升我省自主创新能力,带动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形成新的产业发展格局,加快中部崛起步伐,实现富民兴赣目标一个很好的实例。

  高凌云:谈到危机中的机遇,江西省想到的,其他的外围省份自然也会意识到,你有“六个一”工程,人家也会有。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反思一下,我们的发展战略是否合理、论证是否科学,比如,我们是不是也要跟风去发展太阳能光伏产业或其他的什么,给已经很严峻的产能过剩火上浇油呢?